11.浮面的过往

《论飞行棋普及的可玩性》全本免费阅读

津轻地区。

青森县见证过无数新旧贵族的来去,自然是有许多的贵族世家也会在除开深山老林和高楼大厦中选择这一更加慢生活,与古旧行伴的小地方。

时至今已然有着许多富丽内敛,带着被时间冲刷过后的深沉底蕴的大家宅院落座于此。

这当中自然不只是客商政要,还有自古神秘的阴阳师世家,比如在十四年还显赫一时的澜家。

只可惜已经物是人非……

抬头看着已经被一场大火给烧毁的,只剩下坚守的房屋架笔挺无声的停留着,坂田良人举着手掌横在自己微眯起的眼前,良久才轻叹一声。

“何必呢~”

一把火,百年积累尽皆灰飞。

显然这里是已经调查不到什么了,能调查到的早就在好多年前或最近的调查清楚了,想要调查澜藏景请求的那件事情只能从附近的老住户下手。

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决定从附近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下手,毕竟经历的事情多,常年不挪窝,还闲的只能围在一个地方聊天吃瓜。

没一会儿功夫很快就见到了位头发花白,面容慈爱的老奶奶,拎着菜篮子像是刚刚才购物回来。

“老人家,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坂田良人赶忙上前,伸手拦住,鞠躬又是双手合十。www.denai.top 纸上花小说网

“请问您是否知道这里有一个孩子,红色的。嗯,现在的话应该是十几岁的少年了吧……”不太确定多高就只好照着记忆里澜藏景的样子比了个大概身高。

至于名字……他是不清楚的。因为澜藏景讲述的时候也只是介绍赤红的头发,绯红的眼眸来形容外貌,称呼也只说是一个同龄人,因为少年自称自己也不知道。

老妇人停了下来,随着坂田良人的话而陷入沉思。

“红色的孩子?年纪大了记不太清了呢。”

红色的啊,好熟悉又陌生,就像是……

沉默的太久,坂田良人有些沮丧,正打算道声谢再向别的地方寻找时就见老太太有些迟疑,再逐渐肯定得回答。

“红色?红色的孩子,啊!老太太我知道了!”老人家激动的就差一拍大腿,“你是说赤那孩子吧,年轻人。”

“赤?”坂田良人疑惑。

应该吧?不过连名字都带着红的颜色,澜君说的那位不知名字的孩子——

“嗯嗯。”老太太点头,许是很少预见这么有眼力见会给她接话的年轻人,肉眼可见的开始健谈起来。

“赤是个很热心的好孩子哦~”

“是吗,那请问他的家在哪里?”坂田良人大喜,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松,先前澜藏景说得严重还以为是很困难的事情呢。

“实不相瞒,我家有个…小辈,和这孩子是朋友,几年前搬家之后就一直很怀念,所以才想着来找一找人。”

不好意思啊横山先生,在下不是故意的。坂田良人暗自压下自己的些许冷汗。

“哎呦,赤这孩子就是这样,好的让每个人都记住。”听见坂田良人这么说,老太太就像是自家孩子被夸奖了一样笑得嘴都合不拢。

“要是赤知道有离开的朋友会记得他,一定很开心!”

闻言,坂田良人心虚又理直气壮,“咳咳,这样吗?”

这个吧……其实他也没说错对吧,澜藏景确实说过他们是朋友。不过一般而言小孩子有点忘旧,而且听老太太这么说,想来澜君知道朋友生活很好应该就放心了吧?

说不定日后还会经常到现世来?坂田良人灵光一闪。

那这就太棒了!

毕竟横山先生一直愁着澜藏景不讨厌却也不热衷前往现世的性格,因为审神者是工作也会有退休的时候,而这样下去很容易与社会脱节的!

“是啦,赤是个好孩子,可惜摊上了……唉。说起来我有一条紫粉的丝巾,因为有红色那孩子特别喜欢,夸的也好听。可惜今天忘记戴了,不过阿姨我啊,给赤买了条好看的红色小领带,肯定般配!”

阿姨?坂田良人心里划过一丝奇怪。但还不等他仔细想想就听见老婆婆开心的声音。

“快啦快啦,前面就是赤的家~”

坂田良人抬头看去,却在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如被当头一棒的震惊和不解。

可是,这不是他刚才离开的已经被烧毁的澜家老宅吗?

“这个大宅子气派吧,听说是一个大家族呢。不过不是赤的哦,那孩子的家就在这宅子的旁边……”侧头和坂田良人讲话的老婆婆转头打算为坂田良人指名方向,然而确实一顿,疑惑且茫然。

“咦?”

此时此刻,坂田良人反应过来了先前的不对劲。

这位老婆婆很明显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也就是老年痴呆,将过去和现在给搞混了。

但好在,起码指名了方向。

将嘴里念叨着“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失魂落魄的老太太扶到不远处视野内的树荫地下,坂田良人撸起袖子走进面前,在大宅邸旁显得渺小得地不起眼的小屋。

破旧的危房,连流浪动物都不愿意停留,甚至地面焦黑一片像是火烧留下的痕迹。

坂田良人,他忍不住悬起剧烈跳动的心。

不会吧……,他想。

也就在这时,一道粗犷洪亮的声音响起——“喂,你,说的就是你。在干什么呢?!”

少年的体型和健壮的成年人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既然挣脱不开,长原苍索性也不再挣扎,狼狈又无用。

哒,哒,哒……

鞋底踩压在玻璃渣上的沙沙声,还有走动时衣服的摩擦声,因高大的体型而沉闷的脚步声……距离越来越近,使得长原苍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几分。

少年没忍住动了一下,使得身上的青年以为他要反抗,捏着手腕的力气似乎要透过皮肤碾碎骨骼。

长原苍吃痛,刚想顺势真的反抗一下,略潮湿的发顶突然感受到了坚硬的,圆形感的金属硬物。

甚至干脆到都不用长原苍去猜测。

……因为咔哒一声的上膛声。

长原苍抬头的动作一顿,不过也不需要他再继续,因为翡翠般剔透的眼瞳已然映照出了面前人的全部。

琴酒。

还有他身后由思索,到惊疑,最后怒目而视的伏特加,见组织的Top Killer来了,身后的青年放开长原苍,自发让出空间。

“原来那天,是你。竟然胆敢将组织视为可以随意来往的地方……”

对上长原苍看来的视线男人咧开森寒的嘴角。

“你算什么东西?擅自出逃的组织财产。”

“……”长原苍眼神暗沉一瞬。

“走狗——呃!”

被人比作东西,当然是骂回去。不过形式比人强,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少年的肚子被男人给踹了一脚,痛得弯下腰去缓解绵延的痉挛,撑在地面的手掌又被划破不少口子。

看的隐形人似的青年一阵头皮发麻。

敢骂琴酒~这小子,是个真的勇啊!

“大哥,这小鬼竟然自投罗网了。”伏特加幸灾乐祸,回想起很久以前都是旧恨就很是期待长原苍即将要在组织里的下场。

毕竟背叛组织的人可从未……活下来。

琴酒轻呵一声,什么也没说就只是俯身捏住少年的头发,强迫后者抬头去仰望自己。

“你……”他似笑非笑的吐出呛人的烟雾。

“是故意的吧?”

!少年面色平静,好似对琴酒的这番话不为所动。但那极力克制却还是忍不住收缩的瞳孔依旧被琴酒看得清清楚楚,在如此近的距离下。

“……”

故意暴露向监视的人暴露自己。

故意将人带到适合狙击的窗口。

故意自然地陷入此刻的困境中。

被猜到目的,少年的指尖不由得抽搐几下,一半是被吓到的一半是痛觉。

小鬼,这是修为没到家。琴酒嗤笑一声。

“真是个废物。”

男人收起枪。

“不过你对组织还有用。”

小鬼的研究员父母留下的研究资料,boss可一直不甘心。

顿了顿,“而且最近组织的炮灰确实不够。”

始终旁观这一切的青年不由得低下头,放轻呼吸。

“……”

少年忍不住攥起拳头,却什么也没说的撇过头。

这本该是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也就在伏特加忍不住嘀咕“便宜他了”云云时,见此的琴酒更是冷哼一声,抽出枪对准长原苍的脑门……

砰——

子弹精准的擦过长原苍那条没有受伤的手臂上方,然后预料之中地看见长原苍下意识抬起原先那条被狙中受伤的手臂,然而却只能神情尴尬地悬停

推荐阅读:

丑女当家:猎户汉子种田去 夫人肯认错了么 不朽巫师 替嫁小妻超甜超可爱 灵月三笙 江山 都市第一神婿 道门里的村长 诳言 少年再少年 瘟神总裁的落跑女人(完) 天涯海阁小师妹 神灵牧场:我是遗弃之地唯一弑神者 醉梦仙林 清明院 从前有个海王 女王重生的逆袭日常 精灵妙手 皇家密事:腹黑王爷请接招 结婚是门玄学 我要这重生何用 无相天魔 封神进化 自救从慈善开始 精灵之先知玩家 无关时间 会武功的德鲁伊 狐狸老板你干嘛 末世杀圣 证魂道 紫阳剑帝 少女心大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